Pinned post

一个来自野外的孤魂野鬼的置顶。

lgbtqia占两个的性少数群体(男生!)。
关注时政有心无力又想做点什么的影子公民。
在恶补理论知识基础的Feminist。
准备转专业的迷惘fine art在读生。
认真吃药的躁郁症患者(用虚无主义下饭)。

为随时准备跑路的计划添砖加瓦。
为某一刻的立即死亡精心准备。

Pinned post

发现自己记不住向哪些象友发送过关注申请😭所以会出现发送三四次申请的情况,并非有意打扰,十分抱歉啊啊啊。

I can’t believe that I will go to university in Amsterdam and now my vocabulary is 3500 words. I hate the bipolar disorder, I can’t even memory 10 words each day cause the lack of attention.

Show thread

It’s too hard to learn English. I’d rather spend that time memorizing 1000 mushrooms names. 😶

最可怕的是当我们讨论这些事情却习以为常。我们默认这些事情的存在却从不提及,我们眼睁着看这些事情的消失却默不发声。这些事情本不应该是这样,或者说即使它原本就是这样,我们也要勇于去抗争——去说出那些禁止提及的词汇和语句,即使被扼住了地面上的咽喉,我们也可以在地下网络里互通有无。

一个来自野外的孤魂野鬼的置顶。

lgbtqia占两个的性少数群体(男生!)。
关注时政有心无力又想做点什么的影子公民。
在恶补理论知识基础的Feminist。
准备转专业的迷惘fine art在读生。
认真吃药的躁郁症患者(用虚无主义下饭)。

为随时准备跑路的计划添砖加瓦。
为某一刻的立即死亡精心准备。

一个人在老家活着就是会有些无聊。因为是个贫困城镇,所以什么活动都没有,没有展览,没有放映会,没有行为艺术🚬以前的同学也大都在省会,况且我的同学也基本准备入党了,和我政见相同的同学都在国外,难以相见。
想找个慈善组织(lgbt/环保/保护动物)当义工,或者到一些需要志愿者的公益项目,比方说这两天深圳有个萤火虫公园的保护环境的行为艺术项目就需要志愿者来着……
虽然不敢出门,但还是想找人一起做些事情,这段时间想带着相机去一个城市写篇关于当地政策的文章(之前从来没有写过文章,无论是什么主题​:blobnervous:​)但是一想到自己要一个人去一个人完成就打退堂鼓了。我需要他人的存在来激发我的表演型人格,不然我就像一个黑暗里的蘑菇一样缩成一团一动也不想动。
明年才能去上学,今年呆在家里本来应该要做很多事情,可是初中学历的我什么也做不成,之前听预科在央美的同学说和艺术家们合作,好生羡慕,想来自己一事无成,更加颓废了。

我笑死了,写essay读到一篇2014年文献,内容是几个学者在中国做了个假的社交网站,借此接触到了为社交网站提供审查软件/服务的中国公司,反向工程了中国的通用审查策略…… :aru_0590:

你们呀,总能给我整出点新花样.jpg

原文在此:King, G., Pan, J., & Roberts, M. E. (2014). Reverse-engineering censorship in China: Randomized experimentation and participant observation. Science, 345(6199), 1251722. doi.org/10.1126/science.125172

今天!勇敢的一个人迈出家门并且不带小狗的第一步!准备去家旁边的图书馆!
背上书包、戴上耳机和口罩给了我很多安全感!虽然没有小狗和父母带来的多。
希望可以勇敢地走进图书馆的门!

没想到昨天随手一条嘟收到了这么多回复,说自己经历或者是听说过类似的特招。几乎都是重庆的中学,时间在相近的十年间内。这些信息让我非常意外,问了体制内的年长朋友,大概总结一下听到的。

1 民间选秀给官员当服务员历来已久,是各地固定的政治任务。人民大会堂、驻京办、机关招待所、高规格的国营宾馆、还有大家提到的专列专机等地的服务员都是这样来的。比较出名的张玉凤最早在专列工作,毛新宇的两任妻子都是招待所的。后面这些年没有背景的女孩「最好」的也就是成为官员情妇,基本不会被真正娶进门。
2 这些女孩在15-18岁间被选来,服务到26-28岁的时候作为干部转业到各地的政府部门、事业单位、国营企业等地。很多文艺兵也是这个出路。
3 许多人提到的文工团招人是分开的另一套体系,挑9-14岁间的少男少女直接入伍进入军艺中专训练。现在混演艺圈的有不少都是这样的出身。
4 虽然重庆被提到很多次,但是这些女孩更多来源于北方各省,比如山东河北河南。没人提是因为有编制的吸引力在北方很容易招满,而且派下去负责的都是当地背景的人,政治可靠行事秘密且亲力亲为,不会这样大规模选。对的,重庆的做法甚至被吐槽说太滑头了不会办事。

Show thread

发现自己记不住向哪些象友发送过关注申请😭所以会出现发送三四次申请的情况,并非有意打扰,十分抱歉啊啊啊。

忘了哪一本书上看到的话,估计也不是一模一样。
这个世界上没有国家,有的只是山川、河流和土地。

前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强奸彭帅。

好喜欢这一幕,森林被砍了,三只小动物抱在一起哭 人类想带它们去城市 被小兔子一爪打掉手 转过去接着抱在一起哭
感觉像我心里对毛象的定位

小广告!之前讲过的二手书店失序书店@ciaochaos@digforfire.org 终于悄悄开业了。现在大众点评还没有页面。具体位置是在北京市西城区东新开胡同路东,北京启喑实验学校对面。目前营业时间没有固定,如果有朋友有空来玩的话可以加微信确定是否营业中,微信id:ciaochaos30

关于和父母交流唯一情感史后 

前两天忍不住向父母吐露自己去年上学的悲催情感史以及贝斯和电脑是为了和好感对象(但是还没有意识到)有共同话题而买的 ​:blobcatgay:​ 我妈告诉我如果有人看不上我就是她的问题对象以后多的是,我爸告诉我真没想到你是这样一个为了恋爱挥洒金钱的家伙以后想要钱就没那么容易了。 谢谢父母,但是我真的是个情感废物,我还是个无性恋,真的,浪漫关系太难了。

每天都在耗费时间消磨时光,我发现我可以躺在我妈的床上盯着小狗的眼睛看一上午。看到电视剧or美漫里的精神病患者会发现woww这不就是我自己吗。想做点事情但虚无主义的幽灵老是在我头顶徘徊,什么事情都没有意义所以世界为什么还不毁灭。我的脑子里就是数人搏斗,不同的观点和想法几乎要把脑细胞全部撕裂了。我找不到一个完整的自我,现在就像是四五个人共用一套身体构件,举步维艰。

半夜忽然想起前几年和无性恋社群的人聊天,发现里面居然有十年前大陆同志社区的创办人,佳士事件当事人的朋友,还有某报的记者。
他们现在全部在德国,已经好几年没有也不敢回来了。

继续碎碎念 

但是以前的自己可能也是这样觉得,或者说比现在的我更加痛苦。那时候父母不支持不理解,在画室因为跨性别所以被霸凌,住进精神病院出院后又自杀,打了一针激素后药物全被家人收走,每天和男性朋友讨论打游戏谈恋爱学习甚至黄片时会痛恨自己的身体怎么长错了器官,去操场打篮球时只有我自己一个人玩因为处得好的男性朋友都不打球,打篮球的时候被其他男生看见后他们哄笑成一团说那是个女生在练投篮,遇见心动的女生却因为自己没做手术而不敢接近,束胸裹到想死,每天自残成了家常便饭……每个阶段都有每个阶段的痛苦,这样回想起来发帖子时那个快乐且轻车熟路的自己像是在互联网的社区上扮演的一场梦境,脆弱到不用在现实里,只要更深入接触后就会发现背后的憎恨和阴郁。

深夜碎碎念 

半夜去翻自己六七年前发的帖子。好怀念以前的自己啊,肆无忌惮到没做手术也剪了短发,一身运动装戴着眼镜进男厕所说自己是男生。交往的都是男性朋友,因为对女生说话时会害羞而且觉得要避嫌。在贴吧发游戏攻略贴和不认识的人调侃个几十楼,却又在游戏里沉默到死没有一个亲友。可能是人长大的缘故,也可能是因为这几年只有女性朋友而没有男性朋友的缘故,更清晰的感受到女性视角的世界后就自然而然地变得警惕了起来,留长头发后化妆后能感受到周围男性的凝视,即使做了手术也会在进厕所时摇摆不定最终还是选择女厕。可能还是怕别人的目光,只是想念一直被别人说傻的我自己。不过我现在在别人眼里也是像儿童一样天真,可能是躁郁症所致,也可能是哪方面确实有些不一样,或许几年后的我还会怀念现在的我吧,即使现在的我某种意义上拒绝和社会产生联系了。

无一技傍身,每天收集着新闻和不能被报导的新闻,想着自己可以用什么行动做出什么改变。

缅甸 

缅甸,缅甸,我想去那里看看。
我想去那里,躺在泥土地上,听着枪声和哭声交叠起伏,听着陌生语言的嘶吼。
我想穿梭在人群里,把我所听闻的故事一一对应。在这里,有人在口述,有人在疾书,有人在记录。
我想背着双肩包,带上我的相机和土猎枪,一路打下天上的孔雀,带给你当贺礼。

摘下天上的白星,当作是你的国旗。

我的朋友们啊,我们好久不见。
我们是万千人的影子。

可我梦醒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什么样的贫瘠里,我的精神和我的肉体在墙的这一边,我害怕死亡,可我又想有无畏的生命。

我想握住你的双手,擦去我们头上的伤口留下的猩红眼泪。
有人去那里吗,有人带上我的眼睛,带上我的心脏和我的喉咙,我们一起钻过崩塌的地道,用高昂的歌声唤醒黎明。

Show older
Mastodon.lol

A Mastodon server friendly towards anti-fascists, members of the LGBTQ+ community, hackers, and the like.